您的位置  首页 >> 老区历史 >> >> 正文
陕南游击纵队、陕南人民抗日第一军在石泉活动情况
[来源:本站 | 作者:原创 | 日期:2011年11月4日 | 浏览12454 次] 字体:[ ]

在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与红七十四师同时活动在陕南的革命武装——陕南游击纵队、陕南人民抗日第一军,在石泉、宁陕、镇安、汉阴等县交界地区,开展艰苦卓绝的武装游击战争,有力地配合了红七十四师的活动,为巩固和发展鄂豫陕革命根据地及石泉苏区作出了巨大贡献,在陕南人民革命斗争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

193512月,陕警二旅沈玺亭部四团中以何振亚(又名何继周)等为首的爱国官兵,在长安引驾回举行起义,组成陕南游击纵队,在秦岭山区开展武装斗争,打富济贫,宣传抗日救国主张。

19361月,以何振亚为首的陕南游击队进入石泉北部山区,沿途发动群众,消灭国民党地方武装,惩处土豪劣绅。4月初,何振亚部被国民党政府改编,曾派沈继刚、沈继林游击队到汉江南岸后柳一带开展活动。5月中旬,到汉江南岸的凤凰山区活动,在杨子明沟,处决了长阳乡大地主姜七少爷,将他家的财物分给了贫苦农民。6月初,从宁陕转移到银桥、红卫等地活动。在银桥,向大地主邱支环摊派粮款,邱不给,将其子邱子元扣押当作人质,割掉半个左耳朵,邱支环只好提供了粮款,其子放回。623,在云川击溃蔡乐城的保安队,歼敌50余名,缴获武器24件。接着在云雾山休整10日。711,乘着朦朦夜色,从云川三官庙行军30余里,赶到迎丰镇,在集镇张贴打倒蒋介石打倒土豪劣绅广大民众团结起来,一致抗日中国工农红军万岁等标语。把没收刘、蔡两户大地主的稻谷、铜板分给当地贫苦农民。813,陕南游击纵队正式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改为陕南人民抗日第一军,成为我党领导的一支革命武装。按照中共陕南特委的统一布置,继续在宁陕、石泉、汉阴、镇安等广大山区开展革命武装斗争。

(一)几次转战迎丰

余顺新,迎丰街庙梁村五组,70岁。储春之,迎丰街村,79岁。据他们1998年回忆:民国二十四年底,何继周从龙王沟经铁炉坝到迎丰街。前面走的是侦察员便衣队。不久,何继周的大部队到了,他们抓的有原香炉乡(辖区相当于今迎丰镇香炉沟村、彭家山村、高涧村、宁陕建丰村)团总甘先进和高涧田家院子的田七少爷田新奇。部队在迎丰吃了午饭后,西进梧桐沟、火石沟、大西沟,翻灵官垭到了宁陕四亩地。在老四亩地柴家沟,用反口剪子将甘先进、田新奇刺喉而死。民国二十五年七月十四日,何继周的部队约200多人,从龙王经铁炉坝来到庙梁,在庙上住宿一夜。中午部队到达庙上,遂派战士到附近农民家采购粮食、蔬菜。那天有78个战士来到我家,我们给了他们78斤面粉。坎上金鸡山的徐光友给了他们一盆浆粑,战士们当即给了两块银元。地主张枝全有一块早苕,部队全部给挖了。附近老百姓也都有啥给啥,从而解决了部队吃饭问题。所吃的东西部队一律按价付款。第二天部队临走时,司务长把老百姓所送的东西一一在庙门前的白灰墙上公布。早饭后,部队过梧桐沟,到三官庙,攻打了太平寨。这年冬,何继周部队的一个排约30多人,住在我村三组山边上张家。第二天汉阴县酒店垭民团攻打他们。部队得知消息后,首先占领土寨,战斗时间不长。何继周的部队打死民团4人,尔后沿大梁向北转到了宁陕九沟去了。不久,何继周的部队从汉阴酒店过来,路过三组储家院子时,见地主储万培(外号糙米子)正在捆绑吊打一个交不起租子的佃户。何继周见状,立即命令部下把储万培抓起来,把被吊打的佃户解救出来。后来他们把储万培拉到汉阴青于河处决了。胡家湾胡明友就是这次参加了何继周的部队。

周先清,男,78岁,迎丰镇新庄村五组村民。据他1998年回忆:民国二十五年七月十四日,我从家里挑酒到汉阴城去卖。当时我家住在观音河垴上。路过白杨树林时,我到我姐家打水喝,刚坐下不久,何继周的先头部队就到了。他们见到我,就问我是干啥的?我说到汉阴城卖酒的。他们听说我是卖酒的,有几个战士就把酒桶打开用碗喝,正在这时,何继周的大部队到了。何继周见战士抢着喝酒,就把他们训斥了一顿说:我们是人民的军队,不能违犯群众纪律,都给我把酒倒回去!”几个战士就把碗里剩下的酒倒进了酒桶。有个干部模样的人把我上下打量一番,问我是干什么的?我说是到县城卖酒的。他转过脸对何继周说:我看这人可能是保安队的探子,你看怎么办?”何继周说:那就先把他捆起来带走。于是上来几名战士就把我给绑了。部队继续向迎丰进发,走到红花坪周云礼家院子休息时,他们又动员我参加他们的队伍。我想反正跑不掉了,就报了名,当时就给我松了绑。当晚部队在迎丰住宿。第二天一早,部队就开到了云川三官庙。攻打太平寨时,由于我是新兵,没有让我参战,部队领导带我趴在三官庙后面的山头上观看战斗情况。当晚部队就驻在三官庙。第二天吃了早饭后,部队从八庙坡,经银桥的毛坝场到了宁陕的江口。当时何继周的部队只有几百人,我被编在一排三班。我当时只有17岁,首先叫我当勤务兵,一个排长还给我发了一支20响手枪。部队到了江口不久,我因想家就偷偷跑回了家。算起来我在何继周部队里总共只干了半个月。

红卫乡安沟村五组村民,88岁的谭公才老人,19961月回忆:民国二十五年七月的一天,我正在地里搬包谷,何继周的部队把我叫去,给他们引路,背行李,同我一起去的还有李金贵、吴礼谢。去了以后,何继周对我们说,今天把你们请来,叫你们给我们带路。我们是来打保安团和地主老财的,你们不要怕。当时我看到何的士兵拿群众的核桃吃给现钱,不打骂群众。我们带路带到银桥的毛坝场,何军长就叫我们回来了。

(二)沈继林被害经过

陕南人民抗日第一军余部的沈继林游击队,于19384月也在云川活动过。同年614(农历四月二十五日)游击队干部沈继林在宁陕县铁炉坝瘦驴沟,被田富明民团杀害。

民国二十七年四月二十五日,以反革命田白如(1970323日畏罪自杀)、王英才、郭正祥等,在宁陕县铁炉坝瘦驴沟(解放前属汉阴县管),枪杀我红军干部(支队长)沈继林同志的经过是:19384月,由何继周同志(现名何振亚)率领的我陕南人民抗日第一军中的一支部队300余人,在沈继林同志的带领下,在铁炉、云川等地进行革命活动。同月下旬,沈继林部驻扎在铁炉坝的瘦驴沟一带。当时,这个地区的恶霸地主田富明(乡长)、汪乾三(保长)等人闻讯后,即组织以地主、保甲人员为骨干的反动团练,阴谋围歼沈继林部队。425日清晨,由田白如带领团练300余人,从天宝寨出发,经土木坑、七里川等地,直奔铁炉坝瘦驴沟沈继林部队的驻地。途中走到河坝坪,由田自如向团练进行战斗布置时,郭正祥主动要求,在战斗中负责团练的督队、押哨任务。一路上,郭正祥手拿梭镖和竹棍,监视与督促团练要紧跟队伍,只向前冲,不后退等。当田白如、王英才等冲到瘦驴沟蒋老四屋场附近,发现有我指战员在屋场上后,即以该屋场下面的石坎为掩护,逼近和包围了驻扎在屋场上的沈继林等人。田白如隐蔽在石坎下,首先向站在屋场上的沈继林开枪,但因塌火未响。这时,田白如向王英才招手。王英才立即隐蔽前进,占领田白如所利用的有利地形,用装好铁条的火枪,对准沈继林的胸部一枪,将沈打倒。郭正祥见沈继林被打倒后,迅速督促团练冲向屋场。在郭正样由屋场继续向上追击时,回头望见沈继林未死,脚、手还在动。便说:这个人没死,还在动。郭正祥边说边向沈继林的身边走去,用梭镖先后在沈的大胯戳了两下,小肚子上戳了一下,使沈当即毙命牺牲。戳后,郭正祥抢走了沈继林身上的一个片夹子,一副眼镜,一块银元和一个二百钱的大铜板。随及赶奔到温全厚家屋场,遇到田白如在那喝水。郭便向田白如讨献功劳说:你把那个人没有打死,我还戳了他三梭镖。并把所抢的东西交与田白如看后,又向田白如献策说:我们赶快占领山头,以防人家杀我们回马枪。田白如听后立即把全部团练赶到山头上去了。我军返回蒋老四屋场上后,发现沈继林牺牲,当天夜里由我部队将其尸体抬至王家沟陈现桥住处安埋。

(三)中池乡群众的回忆

193623,陕南游击纵队夜袭石泉县的池河镇(当时叫马池镇)。在这前后部队多次来池河活动。以下是19985月走访中池乡群众的回忆片断。

陈声元,中池乡高益村人,80岁,据他回忆:1935年冬天,何继周部队的两名侦察员带着短枪来到高益村陈家院子进行革命活动。不料被当时池河镇的镇丁头子戴明主打听到了,就带了十几名镇丁,拖了十多条长枪,包围了陈家院子,激战一个小时左右。因双方力量悬殊,两名侦察员中一名壮烈牺牲,另一名突围走了。牺牲的侦察员就埋葬在陈家院子下边,直到解放后亲属才把死者骨骸迁回了原籍四川。戴明主也被人民政府判刑坐牢10多年。

叶仁清,中池乡军民村人,82岁。他回忆:1936年春的一天,我到汉阴县蔡家河走亲戚,当经过我乡军民村黄泥沟口时,遇到一个掉队的伤病员在那里痛苦呻吟。我问他是做啥的,他说他姓王,是何继周部队的一名战士,右大腿被子弹打伤了,行走困难。由于当时我家境较好,就送给他一些钱和饼子馍充饥,又在附近请草药先生给他扯药草治枪伤,并安顿住处。他很受感动,临走时我们相互留了姓名和地址。他还写了张纸条给我,让我今后有事找他。事后,我再次路过询问草药先生时,那伤员只住了7天,伤一好就追赶部队去了。1936年夏的一天傍晚,何继周部队70余人,从迎丰方向沿池河南下,在大坝(现中池乡)凉水井(现乡政府院外的一个院子)驻扎了一夜。他们衣着简朴,纪律严朋,用银元向老百姓换取粮食,房屋不够住时,就在屋檐下睡觉,不惊扰当地百姓。第二天刚麻麻亮他们就走了,从菩萨洞(属池河镇双营村)向汉阴县蔡家河方向进发。走时,我们河对面五坪村的青年梁中信,也跟随他们去参加了红军。

梁农学,中池乡人。他回忆:19366月中旬的一天傍晚,我听说河对门凉水井向家院子驻扎了一支军队,我急忙放下锄头跑过去看热闹,当时围观的人并不多。他们见我人小机灵。就同我拉起了家常,要我为他们引路。当时,我还弄不清他们的真实身份,又不敢不答应,就同意了。630日那天晚上,我和他们住在一起。第二天天刚亮,就起程从菩萨洞进入了汉阴蔡家河。事后我才知道他们是陕南人民抗日第一军何继周的部下。从那以后,我就一直为他们当向导。期间,一遇到民团就打,还给穷苦老百姓分粮分地。同年8月,我也加入了这支部队,辗转凤凰山、两河等地从事革命活动。10月,我们部队在迷峰岭同国民党军队、地方民团打了一仗,反动武装死伤10余人。我方伤亡也比较重。在部队撤退途中,我右腿被打伤,不能随部队行走。他们就把我寄养在一姓张的百姓家中,后被搜捕投进大牢,一个月之后,才被我舅舅保释出来。自此之后,我就与部队失去了联系。

(四)新庄浆粑送火线

银桥乡新庄村位于石泉、宁陕交界的云雾山下。193691(农历七月十六日),陕南人民抗日第一军攻下云川乡太平寨,次日西行来到这里,在毛坝场的太白池,突然遭到国民党军队和县保安队的夹击。部队突出包围圈,转移到云雾山。当时,正值农村吃浆粑,有的群众冒着生命危险把饭挑到火线,支援自己的部队。19961月,在走访新庄村群众时,了解到一些史料。

叶泰奎老人说,民国二十五年,那时候我们家还在毛坝场上边的黑龙洞住。农历七月的一天早上,快要吃早饭的时候,何继周带了八、九十人从三官庙过来,顺着安子沟梁上下来,走到我们这里正是吃饭的时候。那时我还是个小娃子,看见他们穿的衣服不怎么整齐,有的人拿着快枪,也有的人拿着大刀。那时正是吃浆粑的时候,他们在我家煮浆粑吃。饭后,他们给我父亲碎银子,我父亲没有要。父亲说:吃一点浆粑还要什么银子!”有的战士饭还没有吃完,碗还端在手上,国民党保安队从银杏坝进了沟,与何继周的部队接上了火。枪响得很激烈,何继周带领的队伍边打边朝天鹅荡方向退。一直打到太阳快落山的时候,双方才停了火。在这一次战斗中,双方都有伤亡。何继周部队在天鹅荡、庙沟梁上还牺牲了两个人。其中有一个人是6个指头,一条快枪在他的身边。我们在那里砍火地还看见过的,后来再上去枪就不见了。这一天的仗一直打到天黑。天黑下来后,国民党保安队也不敢再追了。何继周的队伍撤上了云雾山。

据刘志喜(67)回忆:听我父亲讲,毛坝场战斗打了一天。天快黑的时候,何继周的部队从太白池撤下来。他们饿极了,于是就在地里搬苞谷烧着吃。当时我们怕得很,都想跑。何继周说:我们是红军,你们不要跑。于是我们就帮他们烧苞谷吃,他们有几百人,吃毕以后,何继周说:把你们麻烦了,给你们一床铺盖面子。铺盖面子是兰布白花的,后来叶泰奎的后娘把铺盖面子拿去了。

周焕兴(65)回忆:听我父亲讲,民国二十五年农历七月的一天早上,何继周部下有78个人来到我家。我们给他们煮浆粑吃,不料浆粑刚下锅,国民党保安队从银杏坝上来了。他们就接上火了。我家见浆粑煮好了,就用两只木桶将浆粑挑上太白池给他们吃。

鲁常志(81)回忆:大约在民国二十五年农历七月间,我记得当时是吃浆粑的时候,游击队几百人,破了云川的三官庙蔡家寨子后,才来到我们这里的。领头的叫何继周,当时穿的是白衣服。游击队从黑龙洞下来,从我们家背后走的。当时只见遍山架岭都是游击队。没到一个时辰,游击队走到太白池时,从银杏坝上来了一批国民党的部队,首先向游击队开火。没有多久,又从红卫乡安子沟上来一批国民党的部队。他们也向游击队开火。后来听说在打仗时,周文升(周焕兴的父亲)还给游击队送了浆粑吃。仗从早饭后打到下午,最后游击队又从太白池沿山梁撤到云雾山去了。

(五)沈继刚游击队在后柳

陕南抗日第一军沈继刚游击队,曾在后柳一带活动。在调查走访时获得了一些珍贵史料。

退休干部朱心政,199873日回忆:我今年90岁,家住中坝乡庙坪村。解放后参加工作,1975年退休。大概是民国二十五年八月,陕南抗日第一军的一支队伍来到合溪。他们是从后柳到的中坝,主要活动在大王山一带。他们来有三个目的:一是专打大地主大恶霸,开仓放粮给穷人吃;二是扩充队伍,发展人员;三是宣传抗日,宣传革命。他们来了后,贴的标语有:打倒国民党,建立新政权!”“抗击日寇,还我河山!”“打倒土豪劣绅,穷人翻身得解放!”等。在扩充部队时,合溪就走了7个,还有后柳大王山的。那天晚上他们来了后,先到梅金友家里派人来通知我。给我也分了120斤粮。他们把银桥一个姓邱的大地主押着游乡,把耳朵割了。大地主梅宪同害怕得不得了,只好开仓放粮。他们整了大地主梅宪同后,当地群众十分拥护陕南抗日第一军,一部分青壮年要求加入他们的队伍。那位当领导的还问我去不去?说:参军打国民党,打日本,你去不去?”我说我去。谁知就在他们离开中坝的时候,我突然生病,没去成。为这事我后悔了几十年。他们带走了7个青壮年,力气都好得很,都是单身汉。就在他们走后的第三天,国民党保安队来了,又是搜山,又是围房子,说要找红军,实际是找陕南抗日第一军。那一次我差点没跑脱,躲在山洞里才躲过国民党保安队的搜查。

邱世华,92岁,中坝长兴村四组人。1997110日回忆:当时是什么军,叫什么名字我不知道。路过的时间也记不清了。我那时30多岁,只听说近几天一个姓何的部队要来这里。他们驻在宁陕那个方向。说来也巧,那天正下麻麻雨。我正在门外劈柴,突然从我家坎下枇杷沟上来一队人马。我随即踅身到屋,透过窗户看到那队人马一身灰衣服,脚绑裹腿,还押解着几个被捆的人向麦子坪二郎庙方向疾去,不一会儿便过去了。当天下午吃饭过后不久,从沟上边来了一个哭得很惨的人,到屋问后才知他和我们是一家子,叫邱子元,银桥乡人。因为那队人马向他要钱。他家是地主,却死活不承认欺压过百姓,才被那队人押到二郎庙割了一只耳朵。听邱子元说,那队人给他一个教训,才没要他的命。那队人说他们是抗日军,是打富济贫的,事后他们便向熨斗方向去了。

后柳镇退休职工杨西棠(解放前当过国民党后柳镇镇长)1996年回忆:陕南抗日第一军的队伍来过后柳,在后柳、合溪一带活动。他们队伍的头领叫何继周,又名何振亚。该部在两河时,国民党石泉县政府曾派兵镇压。有一个姓邱的大地主儿子,确被何继周的队伍割去耳朵。这些队伍对老百姓好,秋毫无犯。他们打富济贫,经常收拾保长,镇压土豪劣绅。

汪启良199847日回忆:我今年整整90岁,家住后柳镇群英村一组。解放前做过小生意,给人出力挑担子,解放后一直在家务农。记得大约在民国二十四、二十五年间,陕南成立了一个何继周的队伍,这个队伍跟其它部队穿着不一样。全是百姓打扮,每人时常扛一根扁担,扁担头上拴有绳子。他对贫苦农民很和气,从不抢老百姓的东西,专门与有钱有势的人家作对,打富济贫,开仓放粮。因此,国民党政府把这支队伍叫土匪,把何继周骂成土匪头子。他们主要在铁炉坝、龙王沟、石泉的迎丰、马池、银桥一带活动。有一次我与后柳集镇上的黄合章一同去西安做生意,挑的桐油等山货。当我们走到龙王沟时,又饿又渴,黄合章就在一户熟脚家里借锅煮饭。正煮饭时,来了几个人,黄合章一看情况,以为是遇上土匪了,害怕得不得了。谁知这几个人当中的一位,向黄买了一把盐,一双草鞋,并当面付了钱。事后,黄合章说说何继周是土匪,那是假话!”何继周曾派人到过我们后柳。他们晚上来,晚上走。他们把一个姓邱的大地主押着,要他的款子、粮食,并要他开仓放粮,救济百姓。谁知这个姓邱的不识好歹,不愿意出钱出粮。就把他的耳朵割了一只,游乡示众。有一天夜里,他们来到后柳,准备打大地主陈既福,因准备不充足,没打成。尔后就从中坝河上的合溪,到大王山一带活动。后柳镇的牛石川村、群英村、中坝乡的三合村、金旗村、长安村、中坝村都属于大王山脉。这大王山山大人稀,便于活动和躲藏。何继周、沈继刚等人还到过黑沟河的降家坡(今属后柳镇黑沟河、前锋村)

还有一次他们到后柳是个腊月间,天很黑,到后柳时已有半夜。他们来的目的有两个:一是拉有钱人家的票子;二是扩充队伍。他们在后柳动员费廷纬、费辑五参加他们的队伍。费廷纬参加何继周部队后,对国民党军队作战非常勇敢。后在洋县作战时光荣牺牲。费辑五(费廷瑞)由于受何继周进步思想影响,这个专爱打抱不平的人,于民国二十五年到了大坝(即中池乡)拉起了队伍,成为陕南抗日第一军的一支小部队。他们专打大地主大商人,扩充军队,宣传抗日。很快队伍发展到80多人,但由于叛徒告密,被国民党石泉县保安团团长杨鲲生逮捕,在莲花石九女坟英勇就义。何继周的队伍到后柳来,除扩充人员外,主要还想打陈福子(即大地主大恶霸陈既福,1950年被人民政府镇压)。后因泄密和准备不充足没打成。所以,陈福子非常痛恨何继周,对费家两弟兄也恨之入骨,千方百计要害死他们。沈继刚、费廷纬从事秘密活动到过大王山、牛石川、降家坡,还到过荞儿湾。跟沈继刚部队走了的有群英的费廷纬、何家老三,牛石川的邓铁匠,大王山一个姓胡的,合溪秧田垭一个姓李的。这些人可惜到后来不知下落,家里也无人了。

(六)费辑五游击队

费辑五(廷瑞)、费廷纬两兄弟,是后柳镇的进步知识分子。费辑五当过教员,费廷纬是被革职的民团团长。大约在19364月前后,费氏两兄弟参加了何振亚部。他们变卖家产,很快在池河、大坝等地组织了一只80余人的游击队。在中坝等地惩治地方反动势力,开仓放粮,救济穷人。6月,游击队在大坝被石泉县保安队包围。费辑五腿部受伤,817(农历七月初一)被敌杀害。费廷纬带部分突围的游击队员,参加了陕南抗日第一军。1124日,在洋县迷峰岭战斗中,费廷纬英勇牺牲。

费从主,70岁,家住后柳镇群英村二组(老地名叫油坊坎费家湾)1998425日回忆:我父亲费廷瑞,又叫费辑五,排行为大,生于清光绪三十三年(1907)。我二叔叫费廷纬。他们两人都因跟随何继周参加革命而被国民党杀害。父亲于193671日,在莲花石九女坟被国民党石泉县保安团团长杨鲲生命人枪杀。时年29岁。父亲生前,以教书为业。他于1928年毕业于石泉县高等小学,后奉令调陕西省农科所培训。1930年,管理油坊坎初小,治校有方。他还竭力倡导女子入学,并以身作则,令其胞妹费汝廷上学,开创了后柳女子上学的先例。他把学生编为6个小组,每到逢场时在三岔路口上宣传变革,监督剪长辫,动员男的剪辫子,女子放脚。在日本侵略我东北三省时,他带领学生积极宣传抗日说:日本倭寇,已经侵入我国的奉天省城(今沈阳),我们要赶走日本。我们要抵制日货。民国二十四至二十五年,父亲在黑沟河降家坡一带教书。其间,何继周、沈继刚等人组织的陕南人民抗日第一军,经常派人夜晚到降家坡秘密联络我父亲。经过一系列筹备和联系,父亲变卖家产,然后到池河、大坝一带拉起了队伍,成为何继周领导的陕南人民抗日第一军的一支小部队。队伍很快发展到80多人,准备于冬月返回石泉、后柳,打几个大粮户以充军费,扩充队伍后再北上抗日。不料,民国二十五年五月,由于叛徒的告密,父亲的队伍在大坝被石泉县保安团包围。突围时,父亲腿受重伤,尔后又到铁瓦殿医治。当他腿医好后返回途中过草沟时,被国民党石泉县保安团杨鲲生发现,当即命人将父亲逮捕。七月初一,国民党石泉县长谈际世、保安团长杨鲲生命人以送我父亲回后柳为借口,在莲花石九女坟地界将我父亲枪毙。父亲临死不向他们告饶。国民党杀害父亲后,派人通知我们家里说:费廷瑞在后池、后双结帮抢劫,当土匪,已被枪决。并通知我三叔费廷襄前去收尸,葬于费家湾。

费从政,1998427日回忆:我名费从政,生于1933年正月,家住后柳镇群英村二组,小地名叫费家湾。我父亲名费廷纬。他于1935年冬参加何继周领导的陕南抗日第一军。在洋县迷峰岭对国民党部队作战时光荣牺牲。父亲排行为二,生于民国二年。毕业于石泉县高等小学,后被送到孙蔚如将军主办的汉中民团考察所受训,毕业后任石泉南区区团长。在筹办地方民团时,收容了一个来历不明携带手枪的逃兵作护兵,这个护兵在黑沟河向保董黎全贵催收区团经费时发生口角,打死保董黎全贵,同时还误伤李静庭。事后,护兵逃跑,死者的父亲黎南芳上县告状。县政府发了一纸公文,上书:“……该区团长放纵部属,持械行凶,击毙地方首人,着即撤职查办,遗缺由副团长江英年接替。就这样,由于护兵的行凶造成人命案,国民党政府逼迫我父亲离家出走。据一些老人说,那时我父亲在后柳一带是有点名气的。他有文化、又有点武功,爱说公道话,爱打抱不平,最看不惯的是国民党政府压迫穷人。所以黎保董事件正好为当时的国民党石泉县长谈际世、保安团长杨鲲生等人,提供了整我父亲的借口。民国二十四年间,何继周曾派沈继刚等人夜晚来到后柳,与我父亲秘密联系,从事革命活动。我父亲跟他们一同到中坝、合溪的秋田垭,还去过西乡的荞儿湾(即西乡县茶镇兴隆村),发动人参加陕南抗日第一军。自从我父亲参加陕南抗日第一军后,就一直没回过家。家里丢下我母亲,我俩兄弟,一个妹妹。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们陆续听到国民党政府的差人放出话说:费廷纬在宁陕、汉阴一带当了土匪!”后来又听说:费廷纬当土匪被国军打死了!”当然,这些话我们不会相信,因为我父亲绝不是当土匪的人。1953年,陕西省检察院副检察长陈雨皋(石泉人)曾经给我祖父写信,要我祖父把我父亲、我大伯费廷瑞为革命而英勇献身的事迹整理上报。因我祖父当时年事较高,加之成份问题和文化有限,这个愿望一直未能实现。

费廷玺,199848日回忆:我今年72岁,家住后柳镇永红村,退休前任中共石泉县后柳区纪委书记。我有两个堂兄,大哥叫费廷瑞(又叫费辑五),二哥费廷纬。他们都是民国二十五年因参加革命被国民党杀害。大哥费廷瑞个头不高,人瘦,但很精干。他有一肚子好文化,还会几下武功。爱打抱不平,专爱和仗势欺人的恶人打斗。在我童年和少年时代,就非常崇拜大哥费廷瑞。日本侵略东三省时,他利用逢场和一些同学向大家宣传日本倭寇已经侵入我国的奉天省城,我们要赶走倭寇。同时,还积极宣传要男人剪辫子,女人放脚。他在后柳镇黑沟河降家坡教书时,就经常与何继周、沈继刚等人秘密来往。1936年,他与何继周联系,先后在池河、大坝一带拉起了武装,成为何继周领导的陕南人民抗日第一军的一支小部队,经过发展,队伍很快就有了80多人。所到之处,惩治贪官污吏,打击恶霸地主,开仓放粮,救济百姓,筹粮筹款,准备北上抗日。当时的国民党石泉县长谈际世、保安团长杨鲲生十分害怕。他们派人到处打听,秘密查访。由于内部有人告密,19365月,国民党石泉县保安团在大坝围住了我大哥的队伍。大哥脱险时从房上跳下,不幸腿受重伤后送铁瓦殿医治。6月,大哥在铁瓦殿治好腿伤后,准备返回大坝寻找旧部,路过草沟时,被杨鲲生发现逮捕。七月初一,我大哥被石泉县保安团派人送回后柳。当大哥知道杨鲲生要杀害他时,走到莲花石九女坟(即池河桂花村),大哥说:你们要枪毙我,就在这里打吧!”话刚落音,刽子手照我大哥就是两枪,将我大哥枪杀,时年29岁。大哥就义后,国民党政府派人通知我们费家,说:费辑五当土匪被枪毙了,你们到莲花石收尸吧!”我三哥费廷襄去收的尸,葬于后柳镇费家湾。

下面说说我二哥费廷纬的事。我还是在大坝(即现中池乡)工作时才知道他牺牲情况的。1969年,我在大坝公社五坪大队搞中心工作。当地的一位姓梁的老汉听说我姓费,就问我是哪里人?我说我是油坊坎(即后柳)人。梁老汉紧接着又问:那你晓不晓得有个叫费廷纬的?”我答:那是我二哥,多年不知下落。他说在民国二十几年里打国民党,参加何继周队伍。他和我关系好,你二哥能文能武,何继周非常喜爱他。他作战勇敢,对我们这些没文化的人就跟亲兄弟一样!可惜哟,在一次战斗中光荣牺牲,我当时在场。并说二哥是同国民党队伍打仗中弹牺牲的。二哥费廷纬,生于民国二年。在我十岁左右时,就听人说二哥不见了,家里人四处寻找,也无下落。听老人讲二哥经常与何继周秘密联系,何继周十分喜欢二哥的人品和能力,大约在民国二十四年至二十五年间,二哥参加了何继周领导的陕南抗日第一军。二哥在参加陕南抗日第一军以前,在家乡也是个人才,敢于和国民党政府的人作对,他最痛恨的就是国民党政府盘剥百姓,欺压人民,经常与杨鲲生派采的人作对,与陈家大地主作对。所以,这些人对我二哥他们恨之入骨。就在二哥战场牺牲以后,国民党政府放出话说:费廷纬当土匪被国民党打死了!”1953年,陈雨皋曾给我伯父费开泽写信一封,要将廷瑞、廷纬为革命事业而光荣牺牲之事迹进行整理上报,追认烈士,勉励后人。因当时政治运动而此愿未能实现。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文章

相关专题

  • ·专题1信息无
  • ·专题2信息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