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老区历史 >> >> 正文
红二十五军、七十四师在石泉活动情况
[来源:本站 | 作者:原创 | 日期:2011年11月4日 | 浏览10177 次] 字体:[ ]

19352月下旬,红二十五军由汉阴进入石泉。226到迎丰、云川、红卫、银桥等地活动,开辟了石泉北区革命根据地。红二十五军主力北上后,留在根据地继续坚持斗争的中共鄂陕、豫陕特委,合并成立了中共陕南特委(即鄂豫陕特委),并将留在根据地内的各路游击武装合编组建为红七十四师。在中共陕南特委的领导下,坚持在鄂豫陕边的广大区域内开展武装游击斗争,创建了以宁陕四亩地、东江口、旬阳坝为中心的根据地,成立了中共宁佛工委和宁陕县土地委员会,在斗争中巩固和发展了宁()()()苏区。组建成立不久的红七十四师,为反击敌军围剿,经山阳、镇安之间北上红岩寺一带,于10月下旬,经柞水以北西进宁陕江口,又经木王坪南下,到石泉、汉阴地区的汉水北岸开展游击战争。

(一)红二十五军在迎丰

云川乡高涧村一组村民余元礼老人19961月回忆:民国二十四年正月,徐海东的部队在我们这一带活动,先后镇压了国民党团总余登堂、土豪田七壳子(外号)。部队驻在庙梁村的庙上,叫我们送浆粑(苞谷磨成的粥),还给钱,见到穷人还给东西。记得给我分了余登堂的一双鞋,给了陈汉祖一件棉衣。沿路写有标语打倒土豪劣绅!”“打土豪分田地!”

后池乡庙梁村78岁的村民余佑荣老人19961月回忆,民国二十四年正月的一天,徐海东的部队从铁炉坝(宁陕管辖)下来,在迎丰街上驻了一夜,当时在迎丰街的墙上写有标语。

在当地调查得知,19352月,红二十五军路过迎丰,在迎丰街驻了两天,把大地主蔡德坚的肥猪杀了两条,没收大地主蔡家和刘民汉的谷子、衣物等。他们把这些东西集中到迎丰街小学堂,召开群众大会,宣讲抗日救国的道理,号召广大穷苦百姓起来同剥削阶级进行斗争,并把没收的粮食衣物分给穷人。当天晚上在迎丰街上街头皂角树下杀了收税的税务官黄胖子。第二天一早部队经火石沟、大西沟、翻云雾山到了宁陕上两河一带。途经三官庙时,在周家坪召开了群众大会,也发放了粮食、衣物等。

(二)云雾山下分地忙

银桥乡新庄村位于石泉、宁陕两县交界的云雾山南麓。193512月,红七十四师攻克宁陕县城,在贾家营街建立了行使县级政权职权的宁陕县土地委员会,委员由红军指战员和地方干部邓大海、张朝阳等同志组成(见《中国共产党安康地区组织史资料》第12)1936年春,县土地委员会派出十几名红军和干部翻过云雾山,来到今银桥乡新庄村,开仓济民,没收大地主贺典伯田地近百亩,分给无土地的贫苦农民耕种。19963月,在调查中搞清了宁陕县土地委员会当年分土地的具体数目,详见下表:

宁陕县土地委员会在银桥分给农民土地花名册

 

 

 

分得土地

   

 

分得土地

   

左正喜

3.2

 

王显荣

3.8

 

朱西全

4.2

 

张祖召

4.3

 

朱泽民

2.9

 

蒋明佳

4.4

 

翟茂海

3.8

 

李正清

3.9

 

张良责

4.5

 

张永松

3.5

 

叶松之

3.9

 

罗家才

4.1

 

杨向德

3.4

 

鲁元奎

3.7

 

张正坤

4.6

 

杨发福

3.9

 

王殿财

4.2

 

柯玉友

4.8

 

叶友玉

4.7

 

段国良

3.7

 

张明清

4.7

 

黄德成

3.2

 

黄洪喜

3.9

 

陈方先

4.3

 

   

 

 

 

96.2

 

 

 

当时,只顾统计数字,没有记录这些老人的回忆材料。19986月,调查人员再次走访时,两年前走访过的老人已经去世了。627日,在走访了银桥乡新庄村三组83岁的老人鲁常志,据他回忆:大约在民国二十五年春,从宁陕贾家营方向来了一个小部队,有十几个人,是红军,是为老百姓办好事的。来后,发动靠云雾山附近的穷人,并问清当地的情况,了解这里地主的住处,大地主贺典伯闻风逃跑了,没收了他的粮食和土地,分给了穷人,时间不长,红军就走了。

另据同组的村民周焕兴(67)回忆:听我父亲讲,民国二十五年,何继周部队在太白池打仗之前,有红军来过,从地主恶霸手中夺得粮食和土地分给了穷苦人。不久红军走了,贺典伯又把土地收回去了。

(三)红七十四师在两河

洋县农民周全兴在196042日的一份书面材料中写道:我叫周全兴,男,44岁,中农成份。本人农民出身,住洋县桑溪管理区第三大队一小队石家坡。家里5口人,现任三大队党支部书记。我从小在家务农,于民国二十四年腊月初九(阳历193615),去石泉县两河赶集。这天红军有一个师(当时又叫游击队)到了两河街,在街上打土豪。当时我家里很困难,见红军对群众非常爱戴,因此就参加了红军。参加后,在两河驻了三四天,就由两河扇子坡、水田坪、相子庙、土门关、铁锁关,到了金水。在金水河和王培钦的民团打了 一仗,提了一部分枪。当时打仗很简单,我们还没开枪,敌人就逃跑了。在金水驻了一个晚上,还打了土豪,分了粮食。经过太白山,去莞牛坝,后开往佛坪县。把佛坪县打开后,在那里驻了4天,打土豪、分粮食。我们那时是新兵,每天由土豪家里背粮给穷人分,还分从他们家里搜出来的衣服被子。由佛坪开往四亩地,又驻了几天,后由四亩地开往老浴(涝峪)口。出了口又往下,说去陕北。我那时人小怕跑远了,以后不能回来,就从那里回了家。红军在那时每走一处,都受到群众欢迎,沿路群众给烧开水,战士们喝了都给钱,驻在那里吃群众的东西,群众要多钱给多钱,连价都不讲。那时每走一处,群众都给红军递材料,报告土豪劣绅。总之,我参加红军只有一个月时间。只知道这些内容,领导人我不知道。红军在两河来时是由关口子(宁陕县)来的。听说杀了那里的县长,后驻了些日子才到两河。当时这个师有1000多人,有个特务连,还有个新兵连。我去就在新兵连,没给我们发枪。我回家后一直参加生产至今,1957917日,我经杨春义、黄立中二人介绍参加了中国共产党。

董明顺,72岁,退休教师,两河集镇人,现住宁陕县城郊。1996年回忆:民国二十四年腊月间,陈先瑞部队来过两河,那年有20多人参加了红军。我记得有陈英奎、甫先富(已故)、刘龙喜(已故),还有些名字记不清了。红军到了两河以后,把土豪劣绅抓起来关在我家药铺,晚上问了情况,大部分放走了,只抓了马家德(马团总的老人,混名叫马德儿)。听说红军把马家德带到洋县金水河杀了。红军还把宁陕的7个恶霸地主带到两河杀了。红军还教唱歌子,我现在还会唱,歌词还记的有红军在两河街上和各村宣传共产党的政策,动员群众参军。我看到的红军大部分是娃娃队,主要武器是大刀。

王金奎,72岁,两河乡潼关村二组农民。1996年回忆:1935年冬天,徐海东领导的红军从宁陕到两河,大概在当天上午十点钟左右,队伍全部都在两河街上。让双河村的王友凯敲锣安民,高声呼喊:大家不要怕,这是咱穷人的队伍!”还有一个当官的讲了话,主要是宣传红军的指导思想。通过宣传,提前躲藏起来的老百姓才出来,有妇女给队伍烧水送茶,红军还给当地的老人挑水,在一起做饭。部队都驻在两河街上,当时,两河街也不大,都驻满了。

丁玉莲,女,75岁,石泉县两河乡高原村一组村民。1996年回忆:民国二十四年冬天,有一个红军伤病员路过我家。他说他是红军,是救穷人的,叫我不要怕,不要走。红军伤病员在我家住了一晚上,第二天清早就到两河街上去了。临走时我给他装了一斗包谷。这个红军姓王,名字忘记了。

杨吉三,现年81岁,住两河镇街。1996年回忆:红军是民国二十四年冬腊月从宁陕县方向来两河的,当时听说是红七十四师,是陈先瑞的部队。红军到两河后驻扎了三、四天时间。街上和周围的村子都驻满了。他们有的为老百姓挑水,有的分别到老百姓家问寒问暖,还有个首长召开大会,进行宣传动员。他们开仓放粮,打富济贫。墙上写有很多标语,有打倒土豪劣绅维护苏维埃政权拥护苏维埃政府等等。还镇压了张乡约、张二麻子(是排头),还有从宁陕关口、贾营捉的人。红军还教我们唱歌,歌词是:腊梅花笑开颜,捉县长呢又捉民团。杀了县长又杀兵,把土豪一网打尽,盒子炮又得几根。骂声土豪不是人,穷人望红军得胜,红军分土地为穷人……”。我记得歌词大致就是这些,是一位女红军教的。红军走后,两河的老百姓为了歌颂红军,也编了很多歌谣,我记得有这么一首:土豪土豪快乐消遥,红军到狗命难逃。”“红军是咱穷人的亲人,送子参军咱也放心。红军从两河走时,仅两河就有10多家送子报名参加了红军部队。

陈先富,85岁,住两河镇三义村三组(小地名扇子坡)19986月回忆:民国二十四年红军是从宁陕方向过来的,有1000多人在两河驻了3天,后过扇子坡时,在渡船口我看到沿河都是人,听到两河方向有枪响,说是敌人追来了。部队要从我们扇子坡路过,当时是船工贺清照、郑怀莲等人将部队渡过河了。刚过河,在扇子坡便打了一仗,当时一个姓谭的红军(湖北人),被敌人将大胯子打伤了,爬在草丛里,被放牛的熊代州发现。熊告诉了我,于是我与熊一块将姓谭的战士扶回我家(当时我家住的窝帐棚),将其藏在草垛里,我一边给他端饭送水,一边拔草药为其治伤,在我家治了近一个月的时间,他的腿勉强能走了,便给他做了两个拐杖。熊代州的姐夫来了,又送了他二块现洋。姓谭的给了李正勤一支笔作纪念,后回湖北老家去了。当时红军从我们这走的时候,带走两个人,一个是方园富,一个叫王德运,都参加了红军部队。

罗锡九,83岁,中共党员,住两河镇艾心村二组。19986月回忆:红七十四师是民国二十四年从宁陕方向到两河来的,当时师长陈先瑞。部队驻扎在两河,大约有一两千人,先让双河村的王友凯敲锣向当地群众呼喊:这是红军,是咱们穷人的队伍!”接着红军战士有的刷写标语,有的到老百姓家里挑水,一位红军首长还召开大会,向老百姓宣讲政策,并动员年青人参加红军。接着红军战士同老百姓一起烧水做饭,当地妇女也为红军战士送茶、洗衣、缝补衣服。红军又开了几家财主的粮仓,张贴告示,让穷人都来领粮。还镇压了两名乡丁,一个叫王镇山,一个叫饶玉山。红军在两河驻扎了3天,当地有20多人参加这支红军队伍。

王宏树,两河镇童关村四组人,62岁。19986月回忆说,我父亲叫王东白,参加过辛亥革命,后回两河教书。他在世的时候,常向我们讲述红军在两河闹革命的故事。父亲说,民国二十四年冬,红军陈先瑞部队从宁陕关口来到两河闹革命。红军来了老百姓喜笑颜开,土豪劣绅害怕得要命,人心惶惶。红军到老百姓家里搞调查,问老百姓哪些人是地主恶霸,平时坏不坏,一一记在本子上。然后,把这些土豪地主都集中在两河罗家祠堂里听候处理。红军叫地主、恶霸自己请保,然后由父亲验证。这些来作保的是不是穷苦百姓,手上茧巴很厚的,穿的是破烂的,父亲认为是穷苦百姓,就由父亲执笔,代为他们写了保状。有了保状的地主,红军当场教育释放。请不到保人的土豪恶霸,就认为是作坏事太多。罪大恶极的,再根据红军平时调查了解到的情况,把这些土豪集中在两河小学边的水沟旁,在晚上将他们杀掉。光这一次,红军在两河就杀了3个民愤大的土豪恶霸。

何成章,男,76岁,两河街居民。1996年回忆:红军从镇安到狮子坎,又从宁陕到两河,是民国二十四年冬月间的事,红军在两河扎了半个月,我家住的是特务连。红军在两河逮了财主,有马团总的老大马家德(马德儿),还有土门沟的张二麻子(张乡约),后来在烂泥湾杀了。宁佛工委也是红军的组织。他们在两河逮了保安队长王振山和吴成林、董月廷,后来又把吴、董放了。宁佛工委的人驻在何麻子家(现供销社烘茧灶那里),当天晚上王振山去查店,向他们要钱,红军说没得钱。王振山说,没钱就给盐。红军看他凶得很,就问了店主,了解到他是保安队长,就把他逮了,当天就在两河把他杀了。

(四)红七十四师在饶峰、银龙、左溪

邱益德,银龙乡新星村四组人,77岁。1998519日回忆:关于红七十四师在银龙乡活动的情况,知道的不多。记得在民国二十五年春夏之间,从银桥乡过来一支部队,在龙燕、新星一带活动。我那时有十几岁,他们动员我参加他们的队伍。可是,甲长高习松叫我们快跑,说红军来了,见人就杀。其实红军来了不但不杀人,还帮农民做庄稼,吃了群众的饭硬要给钱。如不要,他们就把钱偷偷放在碗底下压着。我那时年青,离不开家,所以没跟红军走。

柯善奎,76岁,银龙乡新星村七组。1998519日回忆:民国二十五年,红军在银龙乡活动过。他们从银桥乡来,经过桐子河(现银龙乡五联村)到菩窑乡,去宁陕县。他们时来时去,在银龙停留时间不长,主要动员年青人参军,宣传红军是穷人的队伍。他们吃老百姓的饭,每次都给钱,不要就把钱压在碗底下就走了。

韩文汉,79岁,银龙乡五联村五组。据他回忆:大约在民国二十五年左右,红军从银桥乡来,路过五联到宁陕去。在新星、五联停留的时候,动员我们参加他们的队伍。保长刘世章给我们作反面工作,叫我们不要参加红军,叫我们见到红军就跑、就躲。他胡说红军见人就杀,见财主就抢。其实,红军见了老百姓,说话很和气,一点都不欺负老百姓。

鲁明德,78岁,住饶峰集镇。1998716日回忆说,民国二十四年,红军到饶峰街上活动过,那时我才十四岁,还不太懂事。我记得,红军来了,当地老百姓只当是土匪,都害怕躲起来了。可是红军不伤害老百姓,住店给店钱,吃饭给饭钱,对人很和气。红军在饶峰分散活动,主要是搞政治宣传,写了很多标语贴在街上。红军还请了个石匠,将一块旧石碑重新刻字,立在原学堂前(现在粮站那里)。解放后,老百姓把这块碑搬到龙王井,放了好多年。

据左溪乡王善福,19985月在当地调查了解,19366月,红七十四师自宁陕而来,驻左溪乡立新村七组,宣传土地革命,帮助群众干活。群众被红军严明的纪律所感动。高礼全、汪事友、李发志、徐勤平、吴光付等18名青年纷纷要求参加红军,他们的家属很支持,红军接受了他们的请求。这18名同志跟随红军并帮助红军渡过汉江,后大多牺牲于疆场,只有高礼全同志还健在。解放后把高礼全同志安排在河南省从事商业工作,由于没文化,于1957年返乡。他的身上有18处受伤疤痕,残废证标注乙等甲级残废,肩胛上还有一颗子弹未取出,每当天气变化时疼痛难忍,呻吟不止,就是这颗子弹年复一年地折磨着他,于1978年去逝。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文章

相关专题

  • ·专题1信息无
  • ·专题2信息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