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老区历史 >> >> 正文
红四方面军及巴山游击队活动情况
[来源:本站 | 作者:原创 | 日期:2011年11月4日 | 浏览11615 次] 字体:[ ]

193212月,红四方面军主力部队进入川陕地区,红军一到城固,就准备在城固、西乡、镇巴、石泉、汉阴、紫阳、安康等县建立根据地。同年12月中旬,红四方面军第十师某部侦察连,从西乡经长岭进入石泉县熨斗镇活动后,沿富水河下游进入藕阳,在汉阴县的汉阳坪、杜家垭、渭溪;石泉县的凤阳一带活动。他们一方面侦察敌情,了解地形;另一方面发动群众,惩处土豪,宣传红军的宗旨,于19332月返回西乡苏区。此后,从西乡、镇巴过来的红军,又经常在凤阳、藕阳、喜河、熨斗一带活动。

19353月红四方面军撤出川陕苏区进行长征。留下巴山游击队(又称川陕游击大队),继续坚持在川陕交界地区的斗争。大约在1935年下半年,巴山游击队来石泉南区活动。56月间,有孟么由、胡南云带领的一支游击队数人,来到石泉南区(以后王宇辉、康西山等先后参加)1936年春,游击队在大王山、樟树河一带,组织发动农民开展五抗斗争。19331月至19367月,红四方面军及巴山游击队,在石泉南部地区活动了近三年时间。

(一)红四方面军的活动情况

19321211,红四方面军从城固渡汉江后,在石泉与西乡交界的长水乡、麦坪乡(现合为熨斗镇)的边缘地区作过短时间停留。红军打土豪除恶霸,做群众宣传工作。后来全军从西乡县的廷水、司渡河一带入川。

19987月,在调查时获悉,此时正值1932年腊月到1933年正月间。据健在的老人曾莫子(91)、唐明章(88)、郑为民(90)回忆:红四方面军在熨斗的偏坡、祁家湾、茨沟和长岭梁等地打富济贫。将何乡约家的粮食分给附近10多户贫苦农民,又把张连三(镇丁、掌红吃黑)家的谷子和布匹分给农民,并枪毙了一名作恶多端的浑名叫易长脚杆的保队附。

一天凌晨,红四方面军第十师某部侦察连,从西乡进入石泉。被熨斗镇民团哨兵发现,民团立即堵截。红军战士凭借长岭山地,一鼓作气击溃了民团,歼敌60余名,缴获枪支40余件,接着直捣镇公所,占领了熨斗镇。红军在集镇上休整半日,贴了标语,在向导梅宪东的带领下,沿富水河向藕阳方向转移。25日,红军从汉阴县的渭溪,进入石泉县的风阳开展活动。在魁星村同凤阳乡保安队交战,歼敌50余名,缴获枪支30余件。红军在风阳活动两日,返回西乡苏区。

曾给红军带路的农民梅宪东(82)和袁德贵(80)等老人回忆:1933年初红四方面军第十师某部侦察连,100多人,从西乡经长岭梁过水磨滩(今双坪、茨林、唐春村)到双庙梁(今双柳、金星村),因国民党部队封锁,大路不能走,在双庙梁稍事休息后,踅回进瓦子沟、祁家湾、牌楼、花石头等地(今瓦子、齐建、刘家湾等村),沿人户稀少的富水河下游到汉阴县。红军路过水磨滩时,边走边向老百姓宣传:我们是过路的红军,不伤害老百姓,是为老百姓打天下的……”梅宪东还给他们引了一段路,并说有三条路可到汉阴县。这支队伍在熨斗部分村活动几天后,由花石头(今偏坡村)杨明建(已故老红军)将他们带到汉阳坪的磨儿园。据曾莫子老人回忆:大概是民国二十二年(1933)正月,红军队伍到花石头不知到汉阴去怎么走,当时是杨明建引的路。老百姓,听说是红军赶紧腾房子、煮饭,有的看他们鞋穿烂了,找鞋给他们换上。曾家穷,会打草鞋,给了他们一打草鞋十二双。他们急着赶路,吃过饭就走了。

此后,从西乡、镇巴过来的红军经常在熨斗一带活动,宣传革命主张,发动青年参加红军。据梅宪东老人回忆:民国二十二年至二十六年间,常有红军来熨斗活动。民国二十二年八月,他去五里坝赶场,在夹沟(今长岭、长花交界地),遇见一姓周的生意人(实际是红军侦察员),对他说:共产党要来了,共产党来了还给你们分田地。据健在的老人周泽胜(90)回忆说,民国二十四年有姓周、姓钱的红军游击队,曾动员他去当兵说:红军是专门打土豪恶霸的,将来还给老百姓分田地。他因上有80岁老母,下有不满3岁的孩子,没有去成。

(二)巴山游击队活动情况

赴汉阴南山,先后进行了两次调查采访。第一次,是在1996年,1998年进行了第二次采访。得知原藕阳乡王宗尧和他的妹妹王宗香曾营救过两名游击队员(一个姓刘、一个姓胡),以及孟么由率红军游击队来南山活动。王宇辉、赵代金等参加游击队等情况。

据向孝庆(78岁)回忆:民国二十四、五年,我有十七、八岁了。红军游击队经常在汉阳、凤阳、藕阳、喜河这一带活动。他们领头的一个姓康,一个姓孟。姓孟的来得早一点。民国二十五年五月,石泉保安队班长陈明刚来藕阳,在石泉咀抓了两个人。听说是从紫阳来的游击队员,一个姓刘、一个姓胡。经拷问,两人什么话都不说。后来王宗尧从喜河回家听王宗香说:陈明刚抓了人正在吊打,你去看看是什么人?王宗尧立即赶到现场,给陈明刚说,这两人是我的亲戚。这才保驾出来。王就把这两人接到家养了几天伤,给了路费送走了。当时,我在陈明刚处干事,绑架这两人的绳子是我亲自解的。

据王宗州(67岁)回忆:我大姐叫王宗香,现名王玲,中专文化。她参加革命我才12岁。大约是民国二十五年到二十六年,大姐在汉阳坪教书时,结识了孟么由。当时他是地下游击队员,做地下党的工作。我姐与他订了婚。19498月,我姐接到孟么由、胡南云(原地下游击队队长)的密信后就离开了家乡。据说到了武汉中南局,走后一直未给家里通信,解放后才通信。王宗香现在河南省永成县,离休干部。解放后,王宗香又与胡南云结了婚,胡南云解放初期是永成县团委书记。1959年我们在玉门石油管理局见过他一面。大姐于民国三十八年收到孟么由要她离家乡参加革命工作的来信后才从我家走的。

据李子贵(83岁)回忆:记得民国二十四年到二十五年上半年,我驾船时听说我们这里来了红军游击队,为首的一个姓康、一个姓孟。他们在汉阳、石泉一带活动,打击地方恶霸、保长、保队附、乡约。如漩涡区的保长沈得恩,在汉石交界处的杨子明沟口被处决。藕溪沟的乡约孟存金就地处决。喜河乡挡山村保队附罗正基在石泉咀被处决。我记得民国二十五年三月,我的船上有两个乘客身上露出手枪,最后才知道,他们就是康西山和孟么由。王宗香是石泉咀人,她哥王建乔(宗尧)在喜河教书,经常在我家玩。他说共产党比国民党好。姓孟的是游击队员。我还记得,一名游击队员从漩涡路过石泉咀时,被当时石泉保安队班长陈明刚抓住吊打。是王宗香、王宗尧发现后保驾出来接到家里养伤3天,走时还给了路费,派人送到新喜一组王定基家住了一夜。我认识赵代金、王宇辉,他俩也参加了游击队和地下党组织。因他俩工作不慎,暴露身份,在汉阴县涧池被国民党发现后,于19365月杀害。

据陈春仙(93岁)回忆:王宇辉是王也民的胞弟。民国二十四年他参加了游击队,是地下党员,很少回家。大约在民国二十五年五月,王宇辉到汉阴涧池去开会时,被国民党抓住枪毙了。当时枪毙了4人,一个姓文的,一个姓赵的,其它的我说不清了。王宇辉死后,是我父亲去收尸回家安埋的。我记得那时还有一个姓董的是康西山一路的人。当时石洞山尹祥华去喜河几次活动。董、康走后,尹祥华组织当地青年抗粮抗税抗丁,最后被藕阳乡乡长王宇堂派人暗杀。

据赵代玉(78岁)回忆:赵代金是我胞兄。民国二十五年,大哥赵代金与王宇辉参加了红军游击队及地下党组织。当时我哥已安了家,经常在外面活动,有时一两个月才回家一次,常带一些不相识的人。我问他,你们在干啥?他说:我的事你们不要管,不要多问,也不要乱说。我和父亲及家人只能按他吩咐的话办。我记得,他们于民国二十四年冬月,在漩涡打了一仗,活捉了吴保长,拉到杨子明沟杀了。吴某的家里来了很多人,寻找尸体,就在杨子明沟烧了一些民房,那是我父亲亲眼看到的。我只记得红军游击队有姓康的、姓孟的、赵代金、王宇辉,喜河有两个记不清名字。民国二十五年五月我的大哥赵代金因工作不慎,被国民党杀害在汉阴涧池。

据姜林孝(78岁)回忆:民国二十四、五年,当时我家住在汉江边的江家湾。这里是从汉阳到喜河的一条必经之路。早晚经常能看一些穿上便衣的人,但不知是干什么的。后来听我哥姜林忠说:红军常来活动,红军宣传政策,叫穷人过上好日子,组织贫穷老百姓起来反抗地方一些欺压百姓的恶人。这期间在喜河先后杀了刘子高等6人。我大哥还说:当时游击队经常来我地活动,很秘密,住一夜就走了。

据王玲回忆说:我原名王宗香,石泉县喜河晨光村人。19498月参加革命工作,曾在武汉中南局团委、河南省永城市文化局工作。我是在民国二十四年在汉阳坪结识红军地下游击队孟么由(镇安县人)的。我姐将我许配给他,但没有结婚。19498月,孟么由来信,让我离开家庭参加革命工作,开始在中南局工作。后来我与胡南云结婚,他是山东人,于1968年病逝。民国二十三年冬至民国二十四年春夏,孟么由、胡南云等在喜河、藕阳一带打游击,秘密发动当地群众参加革命。听说有十几名游击队员,其中有一个姓康的。我家是大地主,父亲是石泉县教育科长。大哥王宗尧是教师。在当地算是有影响的人。由于我们王家有一个叔叔王宇辉是地下党,又参加了游击队;大哥王宗尧倾向革命,所以秘密和游击队交往。一次县府来的人抓了两个人,不知道是干啥的,用绳子捆绑后,吊在屋梁上。当时,我看到后很同情,于是便去找大哥,求大哥设法把人解下来。大哥见了以后,也非常同情,把那两个人救了出来,并给他们一些钱,让他们走了。后来这两个人回到部队,来信感谢大哥的救命之恩。我们这才知道他们是红军。解放后,组织上在审查大哥的历史问题时,又是这两个人来信证明,说他营救地下党有功,才使大哥在历次运动中未受到冲击。还有一件事,我有一个叔叔叫王宇堂,跟王宇辉是弟兄。王宇堂本来是一个教书的,后来当了藕阳乡乡长。我们家里都反对他去当乡长。王宇辉和王宗尧就因此与他决裂了。他上任不久,他的手下抓了两个人,把其中一个弄到汉阴县三官殿的垭子上给杀了。后来我们才知道他杀的是一个红军干部,是跟王宇辉他们一起的游击队员。1952年在镇压反革命时,王宇堂被镇压了。关于叔叔王宇辉参加地下党和游击队的事当时很保密。乡里的人都说,王家出了个两面派:一个闹革命;一个反对闹革命。这就是说的王宇辉、王宇堂两个人。王宇辉在汉阴涧池被害的事,当时我不知道。我是在解放后才知道的。

在熨斗镇调查采访时了解到熨斗的麦子坪、干沟河、双庙梁、富水河沿岸山村,都有红军游击队的足迹。这里的老人提起当年红军打土豪分粮食的情景,至今历历在目。据他们回忆:19361月,由康西山带领川陕游击队在熨斗、汉阳坪、喜河等地活动半年之久。在水安寨(今布里、白龙、麦坪村一带),将水安寨主梅友三的家丁颜述连捉住。颜是梅的得力干将,欺负贫苦百姓,拉丁支夫样样都干。康西山等人看他是替土豪卖力的穷苦人,教训了他一顿,要他发誓今后不再认贼作父。颜经过那次教训后再不敢欺负老百姓了。当时给梅友三做长工的唐国润参加了川陕游击队。在道宗庙(今上营、中河、板长等村),游击队将干沟河的恶霸孟彩臣家的粮食,分给了当地20多户贫苦百姓,还减了楚铁匠、张其元、廖迪富等5户应向孟交的地课6石多玉米。

据健在的老人周胜泽、楚元富(87)回忆:民国二十五年春天,一支红军小分队,到永安寨、干沟河专门整治财主和恶人。永安寨丁颜述连就是他们整好了的。孟彩臣表面对人好,实际是奸诈狡猾地主。稍不注意,租子就给增加,大小的事情要送礼,不送礼就找茬儿。游击队将他处决了,人心大快。康西山游击队在熨斗活动期间,当时有偏坡杨明健、长花李春德、金星曾孬娃儿(后取名曾志红)、熨斗街栅子门李华成、瓦子沟谢宗良、干沟河张绪等数十名青年参加游击队。

据健在的老人张其坤(83)、凌世谟(76)等回忆:曾孬娃儿在红军部队中是后勤兵,一次突围时,红军损失惨重。他不顾一切地端起机关枪向敌人扫射,敌军所剩无几。他背起一位首长就跑,一口气跑了10多里地才停下来,那一次立了大功。1955年复员,精神恍惚,不能参加体力劳动,当时带有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司令朱德签发的证件。19572月,石泉县检察院副检察长王春堂,在双庙蹲点时(曾孬娃儿家乡驻地),收到了中央办公厅寄给曾志红300元人民币,几番查找无曾志红。后经核实曾志红就是曾孬娃儿。据他本人说是部队一首长给他取的名字。曾志红年老精神越来越恍惚。没过几年,他拿着证件,到处乱跑,说是要找毛主席。不小心证件丢失无下落,后政府对他特别救济。他无儿无女,1978年在家病逝。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文章

相关专题

  • ·专题1信息无
  • ·专题2信息无